诺兰的私人电影,非线性叙事的战争逃亡群像剧

日期:2019-08-29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最开始的架构很简单,诺兰甚至大胆的提出想要不用剧本直接即兴拍摄,结果被制片人妻子怒斥异想天开(看到这段感到莫名的萌),于是还得老老实实写剧本。他本想讲述两个并行的故事:一个持续一个小时的空军飞行员的故事,和敦刻尔克海滩上年轻士兵长达一周的逃亡故事。在写剧本的时候第三条线很自然而然的加了进来:持续了一天时间的小渔船的故事。于是三条故事线相互交叉,环环相扣,在高潮处会和,便构成了这部电影全部的剧情。剧本最后很快就完成了,只有76页。 很多人诟病诺兰之前的电影中对情节总是解释多于展示,有悖影视艺术“show don't tell”的宗旨,显然诺兰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毛病的存在。他在采访里笑称,他觉得自己已经在这种大量通过对话来解释情节的叙事风格上登峰造极了(原话所用的动词是master),但也有些厌倦这样的风格(之后又补了一句:不,其实还没厌倦,但我想试试别的),因此想要回归老派无声电影的的风格,尝试用镜头,用场景,用演员的动作和眼神,来讲述这个简练的故事。他也不无自负的说:他很高兴自己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有能力从电影公司拉来上亿的投资给自己拍一部反潮流、实验性电影的导演。 所以我们在电影中看到了少得吝啬的台词,精炼但是到位的演技,常常一个眼神、一个点头、一个微妙的肢体动作就能把人物的心理交代得清清楚楚,然后是从头到尾紧绷的节奏,没有一个废镜头,没有一秒让你喘息。如此洗练的叙事手法在诺兰之前的电影里是前所未见的,对于这个方面,我也对他的进步甚是惊喜。

注:本篇大量详细剧透,未看电影慎点

9月1日,诺兰新作敦刻尔克正式登陆中国。

我在纽约的一家有70mm IMAX的影院看了第一遍Dunkirk,随后去Kindle上买了电影剧本,从头到尾仔细研读了两遍后去了电影院看了两遍,结果是二、三刷的体验远远超过一刷。

诺兰的私人电影,非线性叙事的战争逃亡群像剧。当天一大早,我就走进IMAX影院了。故意选了人最少的场次,进去后果然如我所愿——冷冷清清不过六个人。

(顺便一提,Kindle上的Dunkirk剧本前面有一段几十页长的乔纳森·诺兰对克里斯托弗·诺兰关于Dunkirk的采访,克里斯托弗·诺兰对于电影从音乐到剧情到创作背景都给出了很详细的精彩讨论,看过后对电影的方方面面都会有更深的理解,强烈推荐)

我以几乎是以包场的环境,欣赏了这部在海外评论居高不下的作品。

二刷体验更好的原因有三:诺兰在剧本中特地提到但是在电影中很容易错过的很多细节这次终于注意到了;第一遍各种听得我一头雾水的台词这次听懂了;非线性叙事留下的各种前后呼应的铺垫细节这次看到了。这也正好对应了关于这部电影我最想讨论的三个方面。

必赢网站 1

·

IMAX场,爽得飞起。

-诺兰的小算盘-

事先提醒一下,这部电影75%的内容运用了IMAX拍摄,相信我,不看IMAX就是在浪费钱。

我在读诺兰的访谈时,觉得有几点特别有意思。

一览无余的视觉享受,无可挑剔的音效体验。(去过的都深有感触,你们的耳朵还好吗?)

他并没有将Dunkirk作为一部战争片来拍,而是作为一部关于幸存者的电影。敦刻尔克大撤退和二战并不是故事的核心,而只是给这个故事提供一个背景和舞台。一方面诺兰觉得自己从未经历过战争,因此难以真正拍出战争片精髓,另一方面他认为电影中关于战争的所需要表现的一切已经被《西线无战事》等经典老片说尽了,无非就是战争的残酷和惨烈、战争使人失去人性一类的老话,基本很难再讲出新意。因此他只是打算以敦刻尔克大撤退作为一个切入点,来讲述一个关于幸存者的故事。

影片的第一声枪响,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没想到,人生第一次上战场居然是在电影院……

最开始的架构很简单,诺兰甚至大胆的提出想要不用剧本直接即兴拍摄,结果被制片人妻子怒斥异想天开(看到这段感到莫名的萌),于是还得老老实实写剧本。他想讲述两个并行的故事:一个持续一个小时的空军飞行员的故事,和敦刻尔克海滩上年轻士兵长达一周的逃亡故事。在写剧本的时候第三条线很自然而然的加了进来:持续了一天时间的小渔船的故事。于是三条故事线相互交叉,环环相扣,在高潮处会和,便构成了这部电影全部的剧情。剧本最后很快就完成了,只有76页。

必赢网站 2

很多人诟病诺兰的电影中对情节总是解释多于展示,有悖影视艺术“show don't tell”的宗旨,显然诺兰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毛病的存在。他在采访里笑称,他觉得自己已经在这种大量通过对话来解释情节的叙事风格上登峰造极了(原话所用的动词是master),但也有些厌倦这样的风格(之后又补了一句:不,其实还没厌倦,但我想试试别的),因此想要回归老派无声电影的的风格,尝试用镜头,用场景,用演员的动作和眼神,来讲述这个简练的故事。他也不无自负的说:他很高兴自己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有能力从电影公司拉来上亿的投资给自己拍一部反潮流、实验性电影的导演。

■ 「展示,不要告诉。」——这是诺兰最简洁的剧本

所以我们在电影中看到了少得吝啬的台词,精炼但是到位的演技,常常一个眼神、一个点头、一个微妙的肢体动作就能把人物的心理交代得清清楚楚,然后是从头到尾紧绷的节奏,没有一个废镜头,没有一秒让你喘息。如此洗练的叙事手法在诺兰之前的电影里是前所未见的,对于这个方面,我对他的进步甚是惊喜。

《敦刻尔克》是诺兰除《追随》外最短的作品,一共107分钟。剧情简炼单纯,没有深刻的大道理和充满哲理的台词。

另一方面,这也注定了Dunkirk将是诺兰自成名以来最不受普通观众欢迎的电影,因为在如此简练单纯的剧情下,整部电影几乎很难引起观众的任何感情共鸣。我们不知道主角是谁,什么背景,什么性格;没有人怀揣着家人的照片瑟瑟发抖,也没有人喃喃自语战争结束了和家乡的姑娘成婚;电影既没有描绘纳粹的邪恶,也没有歌颂盟军的正义;既没有展现大人物在历史背景下的抉择,也没有表达绝境下小人物迸发人性的光辉。连配乐都是特地摒除了旋律,几乎完全成为烘托悬念的工具。整个氛围都是非常中立冷静的,诺兰甚至专门改了几个剧本中过于残酷的情节(最初的版本中,是法国人Gibson被海上燃烧的机油烧死),因为他认为这样就拍出反战的味道了,而他希望电影的立场只是还原历史而非判定历史。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

诺兰最初本想不写剧本直接即兴拍摄,结果被身为制片人的妻子臭骂了一顿,最后还是乖乖提起笔,飞快的完成了剧本创作。

在采访中,诺兰提到了他采访了一个亲历过战争后又参与战争电影拍摄的老兵,他询问老兵电影拍摄中有哪方面跟他的经历不符合,老兵想了想,说电影中的所有人,从将军到士兵,好像都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都事先知道了战争的结果和自己所处的位置。而在真正的战争中,你并不知道那么多背景,你只是尽全力杀敌幸存,到了最后,时常是输是赢都不清楚,还得靠指挥官或者广播来告诉你战斗的结果。往俗了说,传统的战争电影常犯“同志们,八年抗战才过了一半”这样的错误。

然而,只有76页。

诺兰对这种“亲历战争的士兵竟需要别人来告诉他们战役的结果”的情况感到非常着迷。他希望自己在拍摄以士兵为主角的电影的时候能够还原这种真实的混乱与未知的情形,所以我们在电影里看不到将军和统帅在会议室里运筹帷幄,看不到希特勒对部下发号施令,甚至影片从头到尾德军都没有正面出现过(除了战机外),仅仅在结尾俘获汤姆哈迪时出场,还是故意放在焦距之外模糊处理掉。很少有人提到German或者Nazi,仅仅是称之为enemy。诺兰在电影中故意隐藏了敌人的存在,造成一种无处不在的压迫感也刻意淡化了传统二战电影中正邪对立的关系,同时将视角保持在士兵的层面上,竭力忠实还原他们本身的体验:逃亡,不顾一切的逃亡。士兵们不知道几十年后当人们回顾敦刻尔克大撤退时将其视作在二战史上重要的转折点;他们只是不择手段、竭尽全力的想要逃离敦刻尔克海滩,渡过英法海峡。当他们坐着小渔船,满面油污,垂头丧气的回到英国,满以为自己会被民众因败军的身份而唾弃,没想到在报纸上看到丘吉尔的演说,看到火车窗外的民众的欢呼,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这次狼狈的撤退和绝望的逃亡居然被视作一场伟大的胜利。

不少人都知道,好莱坞的剧本格式非常严格。

结尾时男主读完报纸上丘吉尔的演说,抬起头愣了愣神,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现实,电影便结束在这个瞬间。战争所带来的迷茫,命运的不可捉摸,便是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情境。

就一般的故事片而言,一部影片的剧本大概是一百二十页。差不多每页对应银片里的一分钟。大情节的影片都是设计为四十到六十个场景,组合成十二到十八个序列。

所以那些说诺兰拍了一部主旋律二战电影来冲奥的评论,多半是没看过电影的。这部电影一点也不主旋律,其看待战争的方式也与学院派传统的人文关怀角度截然不同。诺兰拍了一部很私人的电影,他希望对自己的叙事技巧有所突破,他希望表达自己对历史和战争的看法。至于这些叙事技巧和他看待历史的方式是否是观众和评委喜闻乐见的,他其实不那么关心。

76页的剧本,确实是短了点。

-嘈杂的战争-

就连诺兰自己也说:“我只写了76页的电影脚本,这是我以往整个剧本的一半长度,因为我不想用语言去说这个故事。”

在采访中,诺兰着重强调了这部电影配乐的一个重要的概念:Shepard Tone。

——「展示,不要告诉。」

这是音乐上的一个常见的小技巧,英文维基见此, 大意是有三个对应的不同上升声部通过合适的处理,能够产生一种音调不断升高的错觉,而实际上声部只是在自己不断往复循环。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处理来创作出适应整部电影的配乐,通过这种伪造的不断上升的音乐来保持观众的紧张感,造成一种“马上就要发生什么了”的错觉。

这是所有作家创作的宗旨。在电影中,这句话的含义是指:“人物和摄像机共同展现真实。”

真正操刀配乐的自然还是汉斯季默,他这次的配乐更加实验性和极端,如之前所说,几乎摒除了旋律和分曲,音乐从头到尾近乎是一个连续的整体,完全作为剧情营造气氛的工具所使用,时而突出,时而又和背景的枪弹噪声混合在一起。除了英军获救时他使用了埃尔加的谜语变奏曲中的Nimrod选段(Elgar

诺兰的电影一直有解说过度的评价,而他自己也并不讨厌自己的这个风格。不过,这次他想尝试点别的东西了。

  • Enigma Variation)还有一点儿旋律外,几乎纯粹是氛围式的配乐,离开了电影外基本无法被单独欣赏。

全篇107分钟,台词可以用吝啬二字来形容。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Dunkirk的配乐是不那么满意的。倒不是不满足于它没法像星际穿越那样可以单独提出来当做独立的音乐欣赏——用管风琴来为太空电影配乐这样的神来之笔毕竟可遇不可求——而是音乐有些时候实在太过抢戏,有喧宾夺主之嫌。电影确实有至少三次让我明显觉得音乐过了,一次“等等这会比较平静你真的不用拿低音炮连续轰我”,一次“喂喂怎么突然走起了DJ风”,一次“这音乐把下一幕场景剧透光了好嘛。”

取代台词的,是演员精湛的演技和镜头调度所形成的“无声的语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把人物的心理状态交代得清清楚楚。

连诺兰自己都在采访里提到,他觉得自己之前有些电影的高潮部分节奏太紧,应该留有一些让观众喘息的空间;然而在Dunkirk中明明有一些这样的“喘息瞬间”,却总有背景音乐在后面不知疲倦的轰炸你,制造不必要的悬念。我不认同有些人关于电影“言之无物强行靠配乐撑悬念”的批评;我认为电影的很多片段不需配乐也足以支撑自己,过多的配乐反而有些画蛇添足。

■ Shepard Tone——八度重叠的技巧运用

更严重的问题是对话听不清。第一遍看Dunkirk的时候我估计自己没听清至少一半的台词。这个问题显然一部分在于我英文水平太菜,但是我在美国看其他大部分电影时都没有这个问题,而且在欧美的电影论坛上也有很多人反映Dunkirk以及大部分诺兰电影的台词都很难听清,比如几天前的Reddit电影板块的这个热帖:为什么诺兰的电影中对话总是那么难听清? 证明了即便在英文观众圈子里这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

诺兰的老搭档,德国配乐大师汉斯·季默,曾与他共同合作了蝙蝠侠三部曲,盗梦空间,星际穿越等多部作品。这次,敦刻尔克的配乐也是由这位大师负责。

这其实是诺兰的老毛病了:在《星际穿越》中就有几次出现汉斯季默排山倒海的管风琴音乐盖过主角对话的情况,尽管那更多是诺兰自己选择的处理手法而不是后期混音的失误。诺兰曾经在采访中专门提到过他有时候故意让对话听起来不是那么清楚,因为他认为很多电影在嘈杂场景下还让观众把每个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是很不真实的体验。但这真的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吗?我认为他忽略了一点:没听清台词导致的“等等他刚刚说了啥”造成的短暂出戏反而会直接影响诺兰所一直追求的电影院带来的无可替代的浸入感(immersion)和场景感。Dunkirk并不是一部情节复杂的电影,剧本只有76页,台词也非常少,所以听不清台词通常并不影响观众理解电影的故事,但是由于听不清台词对浸入式观影体验影响却是很致命的。

听蝙蝠侠黑暗骑士的配乐时,我偶然得知了这个名词——Shepard Tone(八度重叠)

除此之外,电影对于战争的音效处理倒是近乎完美。

这是由心理学家 Roger Shepard命名的一种听觉模式。这是一种由不同八度音的正弦波重叠组合后的声音,用基本音调播放时,音调会高低移动,给人产生一种在音调在上不断上升或下降的听觉幻觉段。而这段声音,实际上并没有高低变换。

我一直很敬服诺兰在电影音效处理上对现实的尊重,星际穿越中所有太空中的镜头一律静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次Dunkirk中对战争的各种声音的还原也非常真实,从枪声,几乎吓傻整个电影院的鱼雷爆炸声,到斯图卡轰炸机俯冲时近乎令人魂飞魄散的尖啸,到战机座位舱内金属板摩擦颤抖的声音,都完全到位,70mm IMAX的视听体验无以伦比,诺兰再次以自己的电影雄辩地证明了去电影院观赏电影的重要性。同时这也无疑是诺兰至今为止在摄影和运镜上最为出色考究的一部电影,每一个镜头都近乎完美。空军线海天一色极简又壮阔的场景令我印象尤为深刻。

在电影电影“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 Rises)中, Bat-pod(蝙蝠侠的摩托车)不断加速的引擎声,就是用Shepard Tone音调制作的。

必赢网站,-为什么又是非线性?-

不得不说,大师就是大师。运用Shepard Tone,汉斯·季默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内心。

之前提到了诺兰着迷于Shepard Tone的概念,不仅是配乐,他希望剧情上的三条相互缠绕的主线也能与Shepard Tone对应,一条线的高潮接着另一条线的高潮,来回往复营造出持续不断的悬念感。
剧情本身不复杂,一小时、一天、一周三条线被剪到一起,讲述了几位士兵如何历经艰险,在平民船只的帮助和空军掩护下逃离敦刻尔克海滩的故事。诺兰在采访中提到,非线性叙事并不只是他个人的执念,不仅仅是因为他一直着迷于时间的相对性;而是当你想要同时讲述三个不同时间跨度、不同人物通过不同角度参与同一个事件的故事时,非线性叙事是唯一的解决方案。只有如此,你才能毫不突兀得将战机飞行员的故事和逃亡士兵的故事一起讲好。

敦刻尔克的配乐就如同彭罗斯阶梯, 不停的在上扬,上扬……时刻提醒着观众:后头要搞事情了!

本文由必赢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诺兰的私人电影,非线性叙事的战争逃亡群像剧

关键词: 必赢网站

一场心灵的自我救赎,国产悬疑片的救赎

                                     一场心灵的自我救赎 这几天连日忙碌,就连五一假期也因为...

详细>>

可惜的片子,玩转班级文化

整体剧情真心不错,每个时代的文化对比冲击,场景背景的设计,人设台词本身的笑点槽点也丝毫不老套,穿插着很...

详细>>

雷佳音这演技不是整容,逻辑有瑕疵必赢网站

看完预告片就很想看的一部电影,本以为是纯搞笑片,没想到还夹杂着一点点感动和辛苦。 现在的片方真的有毒。...

详细>>

电影结尾解释得太多,墨麟全新引擎助力

      本片可圈可点之处在于: 1.音乐效果和光影效果逼真,例如玻璃弹珠的声音,开篇路过的车投在墙上的光影...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