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上帝原谅小编的心目已经未有了信仰,人才是

日期:2019-08-30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三岁时,我亲眼在大坝边看到长我5岁的大哥被冲进翻滚的水中。当大人拼命想要抓住他时,却只抓住了他的棉衣。水势之大,已不能容许他们仔细的搜找。就这样我亲眼看着我的亲人被水冲走,然后再也没回来。这一年,1942.”
这是我今年73岁的姥爷被我问及1942年的回答。我从来没有从这位我从小就最为敬仰的老人口中听到任何事物的不满。突然这一刻,我明白了所有我不理解的、关于他的种种。
至少,他,从来不相信上帝。
                                              ——题记
这不是一个少年派一般的探讨信仰存在与否的影片,也不是十三钗一般的赞颂信仰力量无边的影片。他不讨论个人自救和他人救赎,不讨论所谓的人性的光辉,更不是一个将美好的事物撕碎给人看的故事。
电影中没有过多的纠结饥荒的来源和发展的事态,而是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个人、家庭、群里、民族、国家的挣扎上。一边是灾民的懦弱,一边是军队的嚣张,一边是当地政府的贪婪却又穷于应付,还有作为最高领导人的蒋xx的形式主义。
作为电影中的一个插曲,小安的出现是让我非常出乎意料的。从一开始,他在灾民中布道,企图让上帝能够成为这些丧失了信仰的、逃荒的民众的心灵支柱。到后来,他依然充满理想的为一名死不瞑目的老妇人做弥撒,再到后来他亲眼目睹眼前一个血流如注的小女孩在他面前被炮弹打到,鲜血如柱。他用手去捂,去按,小女孩依然在他面前死去。他颤抖着拿出手中的圣经放在小女孩的伤口上,却被炸弹炸得粉碎……同伴拉开了他,可是在这篇焦土上,纷飞着页页圣经的纸张。似乎在这一刻,上千年的信仰文明终于在这片被上帝遗弃的河南,灰飞烟灭。小安对father说:我知道上帝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一切。而且这里的一切,都是魔鬼的所作所为。但是,为什么上帝总是无法击败魔鬼。如果上帝总是无法击败魔鬼,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相信他?
请上帝原谅小编的心目已经未有了信仰,人才是一定的核心。是的,在这部电影中,没有信仰,没有上帝。
当混乱、饥饿、死亡步步紧逼,人性的善意被一点一点剥离,就如海报中那副蚂蚱,人们也只不过是一群在逃荒路上的蚂蚱——饥饿,贪婪,没有人性,焦躁,惶恐……东家的女儿星星为了果腹,杀掉自己心爱的猫并且还说“我也要喝猫汤”,为了家人和自己,念过书的她情愿委身去烟花柳巷,而此时,东家那既希冀又惭愧的表情也如此复杂。
当东家逐一失去自己的亲人之——产后饿死的儿媳,洛阳城外饿死的妻子,离开自己生死未卜的女儿,跳车寻找孩子的拴柱,躲避陕西人枪炮被自己捂死的孙子……我突然想到了余华笔下的福贵。同是那个失去所有亲人的人,东家却没有像福贵那样乐观。相反,他调转了步伐向逃荒的相反方向走去。这一刻,也许他已经没有勇气面对后面的人生,没有勇气见证更多的人与世长辞,更没有勇气在也许存在的未来的某一天来缅怀自己从前的一切。“我现在只想死,我只想死的离家进一点”。最后,他终究还是找结识了如福贵的牛一般存在的一个小女孩:“你叫我一声爷爷,从此,我们就认识了。”
在这部电影里,从来没有讲述人格的高尚,从来没有宣扬过谁是这场苦难的拯救者。就连东家在逃荒路上人性大发想要救济瞎鹿的老母亲时,也不忘把溢出碗边的小米重新拨回袋子,也不忘叮嘱一句“过了饥荒记得还给我”。当人性一步步泯灭,当绝望擭上心头,当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充当一个绝望的人的精神支柱……正是这样一位说过”我知道怎么从穷人变富“,最后却一心求死的老人,完成了内心回程的重塑。只在那一瞬间,他这部电影中所有的人性的丑恶悉数消失,仿佛我们看到的,依然是当年那个亲切和蔼的老东家,那个会骂自己不争气的儿子是“畜生”,会可怜相亲们并主动让他们到家里来吃饭的内心强大的老人。
电影到此戛然而止,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逆流而行,是否会遇到日本追兵,是否会历经坎坷,是否会经历更多的磨难。这都不重要了。影片的最后,作者说,这个小女孩,成了他的母亲。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此内心强大的人是一定能够坚强的活下来的。因为,当你经历过绝望,当你知道,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任何信念可以帮助你度过难关,当你自己成为了自己的信仰,并依靠它扛过来之后,你也可以像她一样,对往事的种种,付之一笑:“这些个糟事,我已经快要悉数忘记了。”
ps。
(照顾到今天是第一天上映,我尽力让自己不要剧透,不要剧透。)
我知道,冯小刚从来都不是一个像张艺谋一样的导演,会将所有自己的情绪,哪怕无关痛痒,都会用所有的小细节来浓墨重彩。更不是一个李安一样的导演,总是用那么纯熟的手法来用美好诉说残忍。冯小刚血粼粼的镜头下是人性最真实的写照,真实到你自己都不会相信他是真的,真实到你会禁不住的,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
但是,绝对不是说冯小刚是不会导细节的,唐山大地震就是一个很好的代表。但是时至今日,1942,我不得不说,给了我意犹未尽的感觉。
说不出来为什么每次看冯小刚的电影都要思索很久,到底是为了讲什么,或者说,是在这个大的题目、时代背景下,我们到底要看的是什么。很多时候,冯小刚的电影里没有一个绝对的是非概念,就像在这部电影中,他没有痛斥政府,痛斥日军,痛斥那些丧失人性的灾民,军队。他总是冷静的像一个局外人,简单的陈述,尽力的压抑住自己所有的感情。
进入电影院,就感觉像自己被丢进了1942年那个冬天,没有人告诉你前面是好人还是坏人,没有谴责你做的是对是错,没有人告诉你谁会来拯救你。你就像丢在荒野的蝗虫,绝望,且饥饿。也许这就是这部电影想要传递给我们的——就如电影刚开场时小小的英文副标题——back to 1942.不是追思,不是缅怀,不是纪念,而仅仅只是back。
河南,从来都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地区。从古代的中原逐鹿,一句现在无数人引以为豪的得中原者得天下,也不知这句看似繁华重要的语句之后早就的是多少巨惨死的横尸。然而当战争真正来临,当国家都要将这片土地上的灾民当包袱一样甩掉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去了解过这个地区人民所承受的苦难?片中那开枪扫射灾民的陕西士兵,那锦衣玉食、哪怕踩着轰炸后的碎片也要亦步亦趋的踩着鼓点欢送总统的军乐团……无一不是巨大的讽刺。
人人都告诉我要去相信——相信陕西会有活路,相信政府会播发救济粮,相信大家不会饿死。可是,当现实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终于我们知道,只有我们自己才是我们自己真正的信仰。
这一刻,请上帝原谅我的心中没有了信仰。
这一刻,我惟愿这页写满了伏尸饿殍的历史能够被世人沉重的掀过。
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祖先曾亲历过的绝望。
永远,不要忘记。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慢慢慢慢地看完了。我不关注冯小刚人咋样,拍戏咋样。我对电影拍摄技巧什么的也不懂,我想我也不用弄懂。我就电影本身(虽然我不知道电影本身是什么?!)谈谈我的一些看法,也就是我从电影中读出来的东西,比较浅陋,但我希望记录下来。 首先,整部影片的主题就是1942年河南的旱灾导致三千万人流离失所、被迫逃荒,三百万人活活饿死的大灾难。由灾难开始的故事,带来的必定是更多的灾难。最初带着希望的一家老小的躲灾到最后抱着绝望往回走的一老一小的瑟缩背影,老东家的逃荒就是整个三千万老百姓逃荒的缩影。但是,老东家还是算幸运的,最后还活着,尽管只剩他一人,其他数以万计的灾民要么饿死在走向“天堂”的前方,要么惨死在日本的炸弹之下,要么冤死在自己同胞的枪口之下……一个一个的,尸骨未存,裸露在中国的土地上,给没有温度的土地添上了些许泛冷的营养。读过书的女孩子从最初的“高傲”到最后的卖身活命,为了下落不明的“孩子”和可怜的尊严甘愿死在日本刀下的老实汉子,还有,太多太多,他们只是个例,有句话这样说:“幸福的人有各自的幸福,可悲哀大抵都是差不多的。”他们的悲哀,就是所有灾民的悲哀。影片里无一例外的灰暗色调和各种镜头的推拉切换,都在压抑的缓缓诉说着人民的不幸无奈,诉说着人性的崇高与可笑,诉说着人类的悲哀。在表现苦难的这方面,导演做得是很到位的,但表现苦难并不是全部,苦难只是一切的出发点。

  自1993年冯小刚读到温故1942深受触动动了把它搬上荧幕的心思,之后又几次折腾拍摄搁浅,直到11年冯小刚说时机成熟了。时隔十八年之久,除过小冯变成了老冯之外,还有那些因素促成了这个所谓的时机成熟呢?从他用甲方乙方竖起冯氏喜剧的招牌到集结号和唐山大地震,中间穿插着非诚一二,他的电影的题材开始不满足油腔滑调的取笑和冒着热气腾腾京味儿的喜剧,于是他开始尝试一些让人感动和甩泪的题材,从表现内容上向纵深发展,这些作品几乎都是成功的,无论是在人气上还是他个人对于电影的定位认识方面都攒足了资本,这就算是万事俱备了吧。
  笑和哭的电影都拍了,重头戏该来了,暂且不说导演的个人野心,只说导演口中这部好看的和认识价值并重的作品,说1942这部让人哭笑不得电影。
    单从电影的表现形式来说,1942并没有太多花哨的技巧展示,冯小刚只是在纯粹的平铺直叙的讲故事,游刃有余的把握分寸,财主兼灾民代表老范、政府官员李主席、传教者小安、记者白修德、总统蒋介石几个线索穿插着娓娓道来,导演似乎并未设定什么高潮,或者层层铺垫之后甩下什么重磅催泪炸弹,故意引得看官稀里哗啦。这部电影没有走唐山大地震的路数,虽然都是回顾灾难的。但这里的灾难不同于地震,地震是短痛,几十秒钟剧烈的摇晃之后这个世界就回归平静了,尽管伤口在,但人们再无后顾之忧,然后尽可以去治疗伤口。但1942是一次长痛,三千万人发生了吃的问题,他们被时间干耗着生存的欲望,在你心里最软弱最隐蔽的地方开始千刀万剐式的折磨你,一步步把人性中恶的一面逐渐放大,看你在绝境下怎么表现本能,然后导演再用镜头把这些面呈现给观众。像贯穿剧中的几个人物。老东家的女儿星星,逃荒都不忘带着爱猫,日本的轰炸机刚才一番炸弹轰炸过去,她就迫不及待的去找猫了,可见其对心爱之物的倍加呵护和不舍,但是等到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到了爹要杀猫煮汤的时候,这位曾经想要奔赴抗日前线要护校的进步女青年竟带着不容商量的语气喊着也要喝猫汤。还有花枝,从影片开始对少东家的无理要求始终反抗,但是逃荒路上却甘愿为了两块饼干就愿意跟别人睡等等。文明和尊严在饿的垂死的边缘时显得不堪一击。而且考虑到观众可能生理上会排斥人吃人的画面,电影中并未重现小说中那种惨烈的局面,但是当瞎鹿被打死在吃饭的锅里时就相当程度的暗示了人吃人的事实。人性真正的底线在哪,1942在对人性的底线进行拷问。人性是不是最后可以沦落到给口吃的就是爹娘?本性里就是被驯化的动物,这是人类的通病还是只是我们一个民族的劣根呢?
  1942中有一段日本人用粮食开始收买灾民为己所用的戏。说出来似乎挺伤害某些人的民族感情和自豪感的。1942年是河南的灾年,三千万人挨饿,几百万人出走逃荒,而当时正值日军入侵至河南,在这个关键时刻政府却是迂回作战放弃了河南,造成的结果是灾民为了填饱肚子活命开始为日军效力。日军、灾民、国民政府三者的关系很微妙,灾民是政府的迫不得已要甩的包袱,而日军则把灾民看做棋子,灾民呢,日军或者政府能向他们伸手他们就会跟谁走,这里不存在政府放弃他们所以他们才接受日本人收买的因果关系,这里存在的是骨子里的奴性,奴性是对所有压迫的漠然屈从,尤其在饿的绝望的边缘奴性反射的更加明显。大多数灾民对日军和政府的认识仅限于它们两者之间的战争加剧了他们的逃荒之苦,瞎鹿就是他们的代表,当他听到战争的枪炮声时,他说了一句:打他娘个球,知不知道这里正饿死人呢。这就是灾民的态度。我们可说这是一种愚昧,没有对于民族国家的认同感归属感。可是这种坚持所谓的精神层面的东西在人饿的要死的时候真的重要吗?这个可能角度不同选择不同。如果站在蒋司令的角度,饿死一个灾民事小,饿死一个士兵,打不赢仗,那我们的国家就要完了,这句话以大局为重确实话糙理不糙,但你让灾民的角度去看却是很操蛋,很不负责任。
  1942年中国发生了这样一场浩劫,几千万人深陷其中,垂死挣扎。小安、白修德和李主席是例外,他们分别代表了三个不同渠道的努力,从而赋予了自己对于这场灾难的责任。小安说,一场灾过去了你就知道主的伟大了,但一场灾还没过去他就动摇了。他为饿死半路的梁东家唱歌祈祷,东家还是闭不上眼,死不瞑目啊,还有圣经也挡不住那个被炸弹炸到的女孩的汹涌而出的血,他怀疑上帝,神父却说是因为魔鬼在作祟,主这次没干过魔鬼。这里有点对信仰在发问的意思,信仰能在人陷入绝境的时候能带给人什么,是否可以克服恐惧。白修德经历了一番坎坷之后总算为灾民求得了援助,但这几千万斤粮食却为难了李主席,每一个利益的获得者都在觊觎这点救命粮食,他夹在灾民和政府中间,无奈至极,也许他的无奈就是在为时局的无奈代言。总之这场劫难可以说是天灾人祸俱全。
   这电影冒着很大程度的不得人心的险,他把镜头大多放在了中国人民的黑暗面,他这是下的一剂苦药,但是苦中还是伴着那么几丝甜。比如逃荒路上老东家借粮给要卖孩子的瞎鹿,瞎鹿后来把车借给落魄的东家怀孕的儿媳,栓柱不为一个馒头低头的坚持等等,尤其是老东家最后与‘我’娘的不期而遇,黑暗中点亮了一丝亮光,些许希望寄托在里面。但我们不缺甜的东西,有了甜我们就应该多想想苦,从苦中有过什么收获,有什么要值得反思的。温故而知新,这正是1942的可贵之处。
   《一九四二》没有乐子、没有热闹、没有红火,有的只是历史的真相。看得人会很尴尬,如果自己置身与电影上的一幕幕惨烈的场景,自己会怎么去做。当干瘪的肚子激起最本能的生存欲望,然后打败几千年来由文明繁衍而来的伦理道德礼义廉耻,步步陷入绝境滑入绝望的深渊,所有与生存无关的欲望被过滤,出于内心垂于一线的求生本能,会不会给口吃的就认爹娘,礼义廉耻在那个特定的时间到底会怎样的不堪一击,看官在心里会不接受这样的自己的,人们也没法想象几百万人饿到饿死人,狗吃人,人吃人的地步。人们见不惯丑恶的东西赤裸出来,1942迎着的是一股逆风,国人在开物质大丰收民族站起来的的庆功会,正需要喜剧跳出来贺岁歌唱几句,可是不识相的1942这时候时机成熟出来了,告诉我们,‘吃的太饱了,容易蹲不下’。1942体现的自省意识已经很明显了,是自省也是在呼吁警惕我们的新道路,让我们看到前车之鉴,这是一支预防针,用电影的方式警示以后在有了吃的问题的困难状况下我们恶的人性应该怎样发挥。

和平安宁的生活不会使人露出可怖的獠牙,只有在苦难中人才会露出最肮脏的一面。因为苦难既使人前进,也使人后退。人类就是这么奇怪,你我也是这样。

本文由必赢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请上帝原谅小编的心目已经未有了信仰,人才是

关键词: 必赢网站

不一样的青春,前任攻略3

  看青春片,之所以会有感触,一方面是电影故事的情节设计的确实感动之人,另一方面则是忽略一切外因,只因似...

详细>>

你也不懂【必赢网站】,我们的少女时代

自《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以来,青春怀旧电影层出不穷,好比前几年打开电视就有铺天盖地的减肥茶广告一...

详细>>

敢问冯导

 1942,国家内乱,日寇侵略,饥荒战乱,死百万。1959,我大好社会主义,国内升平,饿死千万。敢问哪个导演,敢拍...

详细>>

必赢网站:这篇也比较表面,自己随意写的怕忘

屋顶上的小飞侠2018-01-31 必赢网站:这篇也比较表面,自己随意写的怕忘记。平时很少见西班牙电影,这个比较值得写...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