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探讨的是皇权意识

日期:2019-08-31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一个外国人,能把中国的历史拍得如此切合实际,真是不简单。我想这位导演必定是个中国通,不然他拍不出这么优秀的片子。这部电影,虽然人物对话上都是英语,但丝毫没有降低沉重的历史感,却使中国的导演们汗颜。以我对这部影片的理解,导演不仅仅是在讲封建皇权的没落,而是挖掘其更深一层的含义---即中国人思想中的皇权意识。在电影片尾导演做了两个暗示:1 人民大众的皇权意识,即在一方面对毛泽东的崇拜和对所谓“牛鬼蛇神”们的欺凌践踏,前者是没有独立思想的奴隶意识,也就是受压迫的受虐性,后者是内心深处的仇视和一旦翻身的暴发户心理,可以称作施虐性;2 溥仪的改过自新,只是迫于压力,心中的皇权意识,依然高高自上。
末代皇帝,探讨的是皇权意识。导演讨论的是皇权意识,并非溥仪的改过自新史。电影其实告诉的很明白,历史中的溥仪并没有什么错,溥仪的出发点是好的,他当满洲国的皇帝是想“利用日本人”。可是他自身能力和手段不足,他自己没能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所处的地位,只凭一时的幼稚念想。最重要的一个方面,还是皇权思想。自幼在宫中养尊处优形成的强烈的皇权意识,在失去前没有觉察的什么,在失去后才知道做皇帝的好,这在溥仪的心里面,才是最大的推动力。

  《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是一部由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Bernardo Bertolucci)制作的电影,它用倒序的方式讲述了清王朝乃至中国的最后一位统一的封建王朝的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一生之中对他来说有重要意义的事件。导演通过对这位皇帝坎坷的一生描述,展现了封建皇权与个人名誉双重压迫下的人性,并让观众重新思索历史,思索以往的那个中国社会。
  影片在开头就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在我看来异常真实的清王朝,一个我们在中国自己的电视剧中无法看到的真实的清王朝。从表面上看,皇宫内的生活仍然奢华,穷奢极欲,有十几个太监伺候一个皇帝,可以喝甲鱼汤。但从骨子里,我们能明显感受到故宫内的陈腐气息。每一种礼仪、每一张服装、每一次跪拜,都充满了腐朽。导演用昏黄的夕阳映衬这行将就木的清王朝,在故宫的宫殿内,夕阳充斥着大殿,一股陈旧、死气扑面而来,令人感到窒息。而溥仪就在这样的环境内登基,做那即将进入坟墓的清王朝的最后一位皇帝。
  少年的溥仪已不再是皇帝,但在故宫的深宫大院内,他仍是太监瞩目的焦点,只要在故宫里,溥仪还是那个自以为是的皇帝。他依然可以为所欲为,肆意胡闹,只为寻求自己的欢乐,只为证明自己是皇帝。但这些权力他真的需要吗?不,他不需要这些权力。或者说其实他一点权力也没有,因为他连穿过那扇门去追逐他奶娘的权力也没有,连这个权力也没有,又算什么皇帝呢。
  庄士敦的到来让溥仪对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他教导溥仪,教溥仪骑自行车,为溥仪调制眼镜。他希望溥仪的思维更先进,甚至还为了溥仪与太监对立。自从庄士敦到来之后,溥仪身边的阳光不在那么阴暗,他更加阳光,更加自由。
  溥仪也想有所作为,他不希望自己统领下的国家重蹈清末的一次次覆辙,他要求变,他要改革。他率先将自己的辫子剪下,他要带着自己的老婆去外国留学。可是他能做什么?清王朝已然逝去,他无法改变。即使清朝仍然存在又能怎样?他的祖祖辈辈为他留下的江山只是烂摊子,面对这烂摊子,他也没有能力改变。
  溥仪在军阀的一次次压迫下离开了紫禁城,他的家,一个本属于他的家,他才明白自己失去了天下,失去了全中国。他走向东北,去他的祖籍,那个满洲,他的祖先生活过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文绣产生了自由意识,她要求与溥仪离婚,离开了溥仪。同样在这里,他遇见了自己的远亲——川岛芳子。
  溥仪仍然没有忘记他的梦想,治理好全中国的梦想,但他没有任何势力。只得求助于欲在东三省站稳脚跟的日本,日本为了自己在东三省统治的合法性,赞成了溥仪在东三省做领袖的请求。他以为自已又握有了统治国家的大权,但是他只是日本人手中的傀儡。一个傀儡,只要把签署日本下达的政策文件就可以了。溥仪站在大堂中义正词严地要求自己的权力,得到的只是日本人的冷嘲热讽,他仍然没有任何权力,甚至连穿过大门追逐婉容的权力也没有。他的梦想,仍是泡影而已。
  解放后,他回到故宫,来到自己当年坐过的皇帝宝座,取出了年幼时的蛐蛐,回想他那被囚禁的一生。光线又回到了昏黄。
  《末代皇帝》用一种压抑的笔触,为我们呈现了溥仪的一生,他的一生失去了太多,但问题并不出在他身上,只因他生在一个帝王之家。生于帝王之家变注定了他的一生将充满坎坷,被别人利用。对比历史上的其他帝王子弟,溥仪那痛苦的一生已足够幸运。他没有受到历史上其他帝王家庭中的血雨腥风、钩心斗角。他所感受的只是被压抑、被囚禁。也许他在临死前想的是这句不知被其他人说过多少遍的话:愿生生世世莫生于帝王之家。

《末代皇帝》是被西方意识玩味的中国历史,这种说法一点不假。但并不是说这种西方意识就是霸权意识,更不能说西方对东方文明的读解和认识都是完全偏颇的,我认为其中也有其让中国人值得深思的地方。当20世纪初中国处于潺弱的时代,西方文明的强盛给了我们很多启示。西方资本主义文化自文艺复兴开始就以一种注重人性,提倡人权的面貌自居,深谙此道的意大利导演贝托鲁奇以一种悲天怜人的姿态给我们读解了中国近代最具悲剧色彩的人物,末代皇帝-溥仪。
   西方有一句话说:人不可能改变自己的出生,但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末代皇帝溥仪一生都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但一次又一次的以失败告终。自出生皇室以来就注定他的一生无法是平凡的一生,而处在中国封建王朝的末期,又决定了他人生的命运多舛。在20世纪初叶的中国社会普遍的认识是,封建王朝的腐败无能造成了中国割地求和,丧权辱国的境地,清王朝已经被认为是中国落后的最大根源,社会革命再所难免。再这种环境中溥仪仓促继位,以他冲龄之年,尚不能理政更不能巴求他实际解决社会矛盾。宫墙外边风起云涌,宫墙里边小皇帝浑然无知,仍然平静的度过他的童年。小皇帝刚刚懂事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全中国的主人,而在紫禁城中自己也无法事事做主。他一开始就被中国的传统观念灌输为一国之君,但当自己真正想要实行君主的权利时才发现自己甚至连自由的权利都没有了,这种矛盾深深痛击着溥仪。一个想有作为而不能的君主,一位试图重新掌握自己命运的君主,一个渴望回家的过正常生活的溥仪,《末代皇帝》的导演给我们还原了一个作为人的溥仪和他极不平凡的一生。
   溥仪的出场是以一个战俘的身份出现的,他穿着和其他战俘一样平凡的衣着,没有特别的行动表现。这种出场方式与传统西方电影中主角戏剧化的出场方式是极其不同的,溥仪的出场是和其他战俘一样作为一个整体的方式出现的,唯一的突出就是在出现溥仪的近景镜头多停留了2秒种,导演一开始就以溥仪这种出场姿态告诉大家一个信息,溥仪和其他人是一样的,即使作为战俘他并没有比其他人有多重要。(而实际状况可能不是这样,溥仪是被与其亲属、其余战俘和拘押者隔离开来,并在加强监视下送到向中国当局的移交地)而与这种情况相反的是溥仪被接近宫继承大统的段落,大队禁宫卫队闯入王府,大片黑色调占据画面空间,给人一种强烈的压抑感,以造成溥仪作为一种政治牺牲品的悲惨命运从此揭幕的绪言。
这种场面一开始就表现出导演对溥仪继承大统的同情,导演把皇帝入承大统这样一种喜庆的事表现在夜晚,并极力渲染环境的黑暗与寒冷和母子离别的心情,预示着溥仪的人生道路一开始就不受自己的掌握和前途的黑暗。
   帝王登基的仪式本应该是无比庄严的,而导演却独僻蹊径以仪式上的一段小插曲,使得威严的仪式完全变成了一场闹剧,皇上的无限威仪竟然不如一只蟋蟀对小皇帝的吸引力大。中国的皇权完全剥夺了一个人作为人的正常发展历程,在传统意识中皇帝不在是人而变成至尊无上的天子,完全变成了一个符号的象征。幼年的皇帝完全丧失了正常人游戏的乐趣。导演在此处再以此把皇帝作为正常人的取乐需求表现出来,更重要的对中国皇权对人性压抑的批判。
   在表现溥仪进宫觐见慈禧的一场戏中,完全表现出一种西方意识中对中国宫廷的生活的臆想。极力营造诡异的气氛和描画一群衣着昏暗的太监和化妆诡异的娘娘。在西方意识中总认为中国是一个阴柔气质的国度,这种意识很有可能来源对于中国最高统治机构中性别关系的认识。在这部影片中,首先由于慈禧的传位,溥仪离开母亲。然后由于宫中太后的干系,溥仪又一次与奶妈被迫分别,这两次分别使得溥仪根本的告别了宫外的生活,而作为紫禁城中唯一的男性却始终处在一种被女性和非男性的制约关系中,这确实是世界上难得一见的奇观。这两次的分别最终使得溥仪开始发现自己在宫中有名无实的君主地位,这促使溥仪有了出宫“回家”的念头。
   导演三次表现溥仪渴望出宫过没有权利,不被名誉所累的平凡生活。1919年,庄士敦送给皇帝一辆自行车,这个现代文明的交通工具使得皇帝有出宫的渴望,但大门关闭的那一瞬间使得溥仪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在这个时代已注定被囚禁。溥仪身上带着的小白鼠,实际上象征着自己,逃是逃不出去的,但死是可以的,溥仪将小白鼠摔死在门上,突出了他的到处被关押的困境,到处来将他和外界隔开,一个无法脱身的门。这个门同时又是西方意识对中国自身闭关锁国的一种诉说,也是一种表现西方文明的开发,进步和东方文明的落后,闭塞的方式。庄士顿的出现,给沮丧的溥仪带来一种希望,但这种西方文明试图改变溥仪,从而影响中国政治的前景,并且这种庄士顿带来的西方文明也确实起到了不少的效果。溥仪在西方文明的影响下减去鞭子,注意这里正是西方意识文化的一厢情愿,他们认为如果不是中国人自己进行的内部革命发生和宫内腐败的情况发生的话,清政府是可以在西方文明的影响下重新进行内部改革的。中国随后发生的革命是中国人自己关闭了对外的大门,但其实这扇大门却正是中国革命再次打开的。庄士顿的出现最大限度只是使得溥仪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要从根本上改变封建王朝的腐败和没落,这是庄士顿和溥仪个人能力所达不到的。
   在溥仪被迫出宫的段落中有很多细节表现了导演的时代批判。当紫禁城的红色大门被象征革命的身着绿色军服的冯玉祥军队推开的时候,溥仪从阴影下走了出来,脸像宫门边一看,看到了他入宫时看到的骆驼,但我们这时看到的确实麻木的坐在地上的贫民,他们完全不受周围汹涌的革命风暴的影响,溥仪这时候露出了一个很笑容,很明显导演对革命的前途表示了质疑。1931年庄士顿离开中国,溥仪前去送行。溥仪在车中的画面色调是青色的而庄士顿离开的画面却再次出现了那种“夕阳红”的色彩,这种变化再次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橙色这种温暖的颜色象征溥仪对生命中那段与庄士顿相处美好时光的缅怀。这段时光是西方意识与中国文化进行亲密接触的历史,可惜这段历史无果而终。
   看守所所长这个人物,代表了大部分建国初的头脑清醒的革命家,因为他主张对犯人的人性化改造,而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冲击。他帮助我们见证了那段痛苦的日子。在本片的虚实结构中,在看守所对溥仪的审查起到了连接溥仪各个生活阶段的作用,也是画面转场的重要手段。在审问过程中,审讯官的样子具有法西斯的特征,行为举止粗鲁,脾气暴躁,而看守所所长则在一旁屡次要求审讯官注意态度。审讯官的设置是表现中国革命胜利后对历史问题的不冷静的思考,粗鲁的对历史问题下定论,导致冤假错案的产生,具有现实的意义。这个特点在表现文化大革命的段落中也有典型特征,导演故意设置交通规则为“红走绿停”表现文化大革命的是非颠倒。
   对于溥仪的社会主义改造,片中用了一段对话表现了导演的意识,“你们救我的命,是因为你需要我这样一个角色,我对你来说是一个有用的角色”,这并不完全是主角的思想,更是西方对中国共产党民主集中制实行多党合作的意图的误解,而看守所所长的一句:“做一个有用的人有什么不好”坚定的反驳这种看法。最后,我们也无法证明溥仪是否被改造成合格的社会主义公民,或者用他自己的话更贴切一些,“人是改不了的”。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如此,只不过是经济与政治运动中的玩偶,能做到的也只不过是将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分开来看待,不被其迷惑。个人以为,影片的结尾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当小孩子让溥仪证明自己是皇帝时,他从皇座底下拿出了蝈蝈罐子,而他自己却消失了,随后一只变了颜色的蝈蝈从里面爬出来。可见,物是如此,况人乎?此处也可理解为,是溥仪的象征,虽然被关在牢笼中一辈子,但溥仪依然是溥仪,皇帝的心还在。这是影片揭示的主题和真理,也是我们做人的准则。
   值得最后说明的是《末代皇帝》并是一部完全的西方影片,电影的创作人员是由150个中国人,100个意大利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员组成,虽然主创人员是意大利人,但这部影片仍然不可避免的包含有不同的意识形态特征,它是一部东西方旋律交融的乐章。
   
   参考书目及文章:
   1. 游飞、蔡卫《世界电影理论思潮》第九章 边缘电影理论(20世纪60—90年代)(中国广播出版社2002年版)
   2. 戴锦华《电影批评》(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3. 吴卫华《意识形态与电影的意识形态批评第四章第二节》
   4. 林 玲《西方社会借助电影贩卖意识形态——看美国“灾难片”有感》
   5. 尹鸿《学者看电影:全球化 好莱坞与民族电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笑闵恩仇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微信公众号:爆裂电影 blmovie

本文由必赢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末代皇帝,探讨的是皇权意识

关键词: 必赢网站

必赢网站:我想长大,村上春树想向我们倾诉什

年轻的时候很多东西无处宣泄,有时候需要做点不可思议的事情,仅仅是因为吸引别人的注意,不想和别人一样。渴...

详细>>

傻逼就对了,T停不下来

啊。好晚了。先写到这吧。 五 大学毕业前,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可以再傻逼一回。 因为大二的体育课,上到后来...

详细>>

你会做什么,异次元之旅

所以长大了只有一件事还在乎就是拆弹?还是说更深层些拯救更多人于水火之中?有人在那儿体会到生命的重要,有...

详细>>

请打开这本,保罗最爱吃川菜

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本片的配乐,那就是大气、贴切。 渐入佳境之后,就是悬着心,不断有“这是啥??”“发生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