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民族主义就是人类的麻风病,他人即地狱

日期:2019-09-16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这部电影最大的失败,就是过于真实,真实到普通人的感官根本无法接受。影片中的暴力、血腥、杀虐,已经残酷到令人奔溃的程度,更可怕的是它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这更让人毛骨悚然。

想象一种场景,平日里与你相处融洽、和睦友善的邻居们,有一天突然手持凶器、满身鲜血的闯入你家,叫嚣着要把你杀死,烧掉你的房子。当你被五花大绑押到屋外,发现周围已经是尸横遍野、火光冲天,会不会顿时感觉身处地狱之中?

电影在金属的尖锐摩擦声和呜咽的管乐中结束了,所有的字幕走完了,屏幕一片漆黑,心情也陷入无边的黑暗。当我终于疲惫的走出影院后,决定稍稍做些功课,把这部影片介绍给大家:波兰2016年影片《沃伦》。 新闻回顾:波兰议会在2016年7月公开呼吁确认1939-1945年间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和乌克兰起义军对沃伦地区波兰人的大规模种族灭绝性大屠杀,并将每年的7月11日定为沃伦大屠杀纪念日。奇怪的是没有一篇关于此事的中文报道。 历史回顾:二战以前沃伦属波兰第二共和国,而现在归属于属乌克兰境内,曾经是乌克兰人、犹太人、波兰人、俄罗斯人等多民族混居地带。1941年二战期间被德国占领,乌克兰起义军(极端民族主义者)协助德国纳粹屠杀了15万犹太人。在1943-1944年间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武装杀害了至少10万波兰侨民,其中在7月11-12号之间就杀害了1万多波兰人。不管波兰男人和妇女儿童甚至婴儿,都惨遭多种恶毒的手段被蹂躏迫害致死。波兰历史学家称,当时有4000多波兰人被乌克兰百姓救助,最少有400名乌克兰人为营救波兰人而死。 从归属的历史变迁,我们能够感觉到这一地区所经历的波折。这让我想起哪位先哲的一句话:民族国家的边界是用血来划分的。影片《沃伦》在16年10月上映,虽然没有赶上议会公开定性的日期,但绝对是第一时间了。故事聚焦在一户普通波兰人家庭两个女儿的小女儿索菲娅身上。大女儿嫁给了一个勤劳善良的乌克兰小伙,影片开始于1939年大女儿充满民族情趣的幸福欢快又热闹的婚礼,同时透露索菲娅也和一个乌克兰小伙在热恋中。不过婚礼后,父亲为了土地和金钱无情的将小女儿嫁给了一个富有的波兰鳏夫。接下来沃伦进入了苦难的三个历史时期。 第一时期:1939年-1941年,布尔什维克红色政权席卷沃伦地区,索菲娅的富农丈夫被流放,索菲娅被乌克兰男友救下,而男友却因此被红军军官一枪爆头。索菲娅在男友家生下孩子。 第二时期:1941-1943年,德军占领全波兰,这一地区的犹太人遭到洗劫式屠杀,本来反纳粹反苏联的乌克兰起义军为了对抗苏联沦为纳粹帮凶,杀害了大批犹太人同时,也为解私恨杀了不少波兰人。 第三时期:1943-1944年,德军大撤退后,乌克兰起义军开始了针对波兰人的种族灭绝性大屠杀,东正教堂成为鼓动极端民族情绪的场所,昔日农田里嬉笑怒骂共同劳作的村民,也高举起镰刀斧头忽然变成杀人狂魔。索菲娅目睹了身边所有人被各种变态手段残害致死:有砍头,剥皮,二马分尸,火烧……等等。最终,索菲娅倒在逃亡路上。 影片充分还原了大时代背景下的一个个真实场景,开始的歌舞欢庆场面让人非常愉悦,后来的屠杀残忍血腥,极度恐怖,让人头皮发麻。影片还运用了大批文学对比手法来表达作者的隐喻,比如大女儿婚礼上将头放在门槛上,被人用斧头砍掉长辫表示她已为人妇,而最终她被人拖到门槛用斧头砍掉头颅;婚礼上人们玩弄燃烧的木桩取乐,后来波兰男孩被捆成木桩烧死:索菲娅男友在家门外被红军军官枪毙,而他的儿子却在屋内降生。而最大的隐喻则是索菲娅的身体:开始于浪漫的献身,后来成了了金钱交易牺牲品,之后又经历了偷情,被暴打,被蹂躏,最终彻底倒下。 影片最后的镜头颇有诗意,索菲娅躺在马车上,赶车的是乌克兰男友,孩子依偎在男友的身边(指明孩子到底是谁的),马车伴随着撕心裂肺又呜咽动人的音乐渐渐走向天际。 影片还原的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沃伦大屠杀和卡廷惨案一样,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被封禁了半个多世纪。所以影片引用波兰科学家简-扎勒斯基的一句话作为开篇字幕:东部波兰人被屠杀了两次,第一次是用斧子砍杀,第二次死于沉默,第二次更糟,超过第一次。这是对七十多年来因为政治原因对历史真相的封锁和沉默的悲愤的控诉。影片用惨叫和鲜血告诉我们:不同信仰不同民族之间的融合是多么脆弱,铭记历史对人类的每一步前行是多么重要。因为政治原因埋没真相是多么卑鄙可耻,无异于第二次杀人,这种粗暴的禁言和歪曲是对人类文明的亵渎。种族之间确实有太多的微妙:语言不同,肤色不同,生活习惯不同,文化不同,历史不同,信仰不同,甚至性格不同,但有一点相同的是:人性的背后都有着魔性,当人性有了缺口,即刻可能会被魔性吞没。当人性泯灭,任何人哪怕是同宗同族兄弟手足都可能成为俎上鱼肉,这一点没有任何一个民族比我中华民族更有体会。那么是什么释放了魔性?也许是欲望,是贪婪,是嫉妒,是仇恨,总之是人性的弱点。 也许上帝不只是打乱了巴别塔建造者的语言,而是让他们有了更多的人性弱点;不是语言让人类停止了建造巴别塔,而是人性的弱点让人们只能专心于攫取,掠夺并提防被掠夺,泄恨和复仇。 “民族主义就是人类的麻风病”。这句话是爱因斯坦说的,因为我们见过接触过太多的民族主义,所以还是加上“极端”两字更准确吧。

我一直觉得自己对此类片子已经百毒不侵了,可没想到这部电影竟然让我产生了生理不适,甚至觉得恶心。

这样的场景,在人类的历史中十分常见,尤其是战争年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毛利大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想能够与这部电影匹敌的,估计也就前些年一直被封杀解禁封杀解禁的《索多玛120天》了。

波兰电影《沃伦》,就把这种地狱场景血淋淋的展现在观众面前。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推荐大家看的原因,但我却又想写点什么,因为这样一部比惊悚片还让人惊悚的电影,真的能够唤起人类对历史的认知吗?

这是首部讲述二战期间“沃伦大屠杀”的电影,它的另一个名字是《Hatred》(仇恨)。

图片 1

沃伦是一个地名,位于乌克兰西北部。二战前它在波兰的统治之下,这里70%的人口是乌克兰人,信奉东正教;16%是波兰人,信奉天主教;10%是犹太人,信奉犹太教;剩下的是少量俄罗斯人和其他族裔。

影片的背景源自于历史的真实事件改编——沃伦大屠杀。

图片 2

对于这场屠杀,我也是因为这部电影才听说,历史上讲的少之又少。资料少无可厚非,因为那时候战争年代所发生的惨案,不知道多少屠杀事件都是没有记录的,可能有些人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清楚。

和犹太人一样,乌克兰族人历史上长期没有建立自己的国家,在沃伦州生活的乌克兰人一直受到波兰政府的政策歧视。二战爆发后,乌克兰民族主义势力抬头,在纳粹德国的支持下发动种族清洗, 屠杀了大量波兰人和犹太人。

沃伦是一个地名,位于乌克兰西北部,1943年7月11日,这一天,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以清除敌对分子为名,袭击了坐落于乌克兰西部沃伦地区的波兰村庄。生活在150多个大小村镇的波兰人成为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牺牲品。

研究“沃伦大屠杀”的学者们认为,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和乌克兰反抗军在整个大屠杀期间,共使用了至少125种方式屠杀和平民众。不但波兰人和其他非乌克兰人遭到谋杀,许多不愿意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合作的乌克兰人,也被他们戕害。波兰历史学者普遍认为“沃伦大屠杀”至少造成10万人非正常死亡,其中有6万人是波兰人。

影片从一场婚礼开始,女主索菲娅一家是波兰人,居住在沃伦省的某个小村庄,她的姐姐嫁给乌克兰人,举行了朴素热闹的结婚仪式。

影片开始于一场盛大的婚礼,这场婚礼是导演意图交代名族矛盾的背景。在宴会上,牧师和村民就开始谈论关于名族的矛盾的言论,指责乌克兰人过于强调民族主义。而在餐桌上,乌克兰人则认为波兰人欺压乌克兰人,正在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

跨民族的婚礼上宾客其乐融融,私下却暗流涌动。人口占多数的乌克兰人早就对波兰政府在教育、宗教、经济上的压迫感到不满。

这场婚礼也在波兰人、乌克兰人、犹太人最后一次拍摄了大合影后结束,而这时这次合影,也成了三个名族间和平共处时光的最后一抹余晖。

而掌控权力的波兰警察却在宴会上大放厥词,称“波兰人是贵族,乌克兰人是无赖。”

图片 3

激进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密谋独立建国,这种反抗压迫的初衷是正义的,但他们却站错了队,把希望寄托在“二战恶魔”希特勒的身上。

影片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导演真实地给我还原了地狱般的杀戮现场。

图片 4

剜眼、剥皮、剖腹、剁手、砍头、五马分尸、裸体枪决……乌克兰人在对波兰人的残忍屠杀中,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更可怕的是画面毫无避讳这些残忍的镜头,真实到让人作呕。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东南亚,不少东南亚国家也把二战时期的日军当做打跑白人殖民军的“解放者”。

要知道,在影片开始的婚礼上已经交代,沃伦地区是波兰人、乌克兰人、犹太人混居的地方,波兰女主角还嫁给了乌克兰人,可昨天还在一起喝酒聊天的邻居,结果隔一天就必须对他痛下杀手。这种种族狂热下的杀戮,让人无法理解。

例如被缅甸人尊为“国父”的昂山将军(现缅甸国务资政的父亲)也曾经与日军合作,对抗驻缅英军和中国远征军。不同的是昂山看到日军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后,马上向盟军倒戈,从而避免沦为法西斯的帮凶。

这部电影我始终没办法安静的全程看完,甚至我都无法用文字去形容影片中画面的血腥、恶心,那是一种钻心的刺痛,无法直视的残忍。

以及印度尼西亚独立运动领袖、第一任总统苏加诺,他在反对荷兰殖民政府斗争中,被捕监禁两年,后来又流放到弗洛勒斯和苏门答腊8年。1942年3月日军侵占印尼,他把日军看成他个人和国家的解放者,日本占领军首脑今村均大将任命他为首席顾问和宣传家,他也甘心为之效劳。日本战败后,他宣布印尼独立,并担任总统。

看完后我不断在想,类似《沃伦》《索多玛120天》这样的影片,真的适合在现在社会上存在吗?

所以说,真实的历史根本不是非黑即白。

图片 5

索菲亚姐姐的这场婚礼,是影片中波兰人、乌克兰人、犹太人最后一次能够一起享受美酒与快乐的场景,大合影之后,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本文由必赢网站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极端民族主义就是人类的麻风病,他人即地狱

关键词: 必赢网站

文似看山不喜平,体制底层人的生存缩影

其实最早吸引我进影院的,就是范爷。我真的很想看看,美得那么夺目的她怎么去演一个乡野村妇。然后,我很庆幸...

详细>>

传说剧情已经不复那么重大了,黄晓明发声

         之前没看任何影评,因为怕影响自己的判断。看完后很失望,其实剧情蛮讨巧的,杜琪峰的电影都很熟...

详细>>

越害怕老去就越轻便老去,又弄疼了何人

2004年张艾嘉指导电影《20 3040》,影片的内容仍是张艾嘉一贯关注的都会女性话题,探讨女性的爱与梦想。 她淡定从...

详细>>

一个能自我纠错的民族,二战人口损失率最高的

    原来,德国人的优点不仅是严谨,他们还能自我纠错。尤其,在国家意志这种大是大非上,一批国家精英敢于反...

详细>>